夜风里,厉雷的述说断断续续。

   夏绫听得惊心动魄,不知不觉连手指都握紧。

   厉雷说:“我不知道她经历了多少艰险才找到我,当我醒来时,她……”她就睡在他身边,浑身光、裸,不着丝缕,用体温温暖着浑身冰冷、险些失去心跳的他。她向来是个优雅素净的女子,自爱自惜,然而那时候,原本柔腻莹润的身躯失去了光泽,如干枯的树皮般伤痕累累,一道道全是密林的划痕。

   看见他醒来,她欣喜得失态落泪,忘了自己什么都没穿,又哭又笑地说:“太好了……少爷,您终于醒了……真是太好了!”

   他想叫她穿上衣服,但伤势太重,发不出半点声音。

   她再次紧紧贴着他,喃喃地说:“少爷,就让苏棠冒犯这一回,只要您能活下去……别的都不重要,真的不重要。”

   他在她的体温保护下,度过了原始丛林漫长的寒夜。

   思绪飘远。

   却听见夏绫问:“她怎么了?”

   厉雷这才回过神来,想起自己并没有把把些事情告诉夏绫。不过,这一段情景,他并不打算告诉小绫,如果小绫知道苏棠曾那样不着丝缕地挨着他,心里一定会很难过的吧?他理了理思绪,说起别的事——

   “当我醒过来时,看见她瘦的皮包骨头,身上全是穿越原始丛林时划出的伤口,还有和猛兽搏斗的痕迹。可是她什么都没抱怨,她找来几根树枝,编成简易的担架,把我放上去。

   “那时候,我伤得很严重,肋骨断了好几根,不能说话,也不能动。

   中分长发及腰美女高清文艺范写真

   “她就一点点地拖着我,一路上很不顺利,要躲避敌人的追踪,还要躲避毒蛇猛兽。后来,我们迷路了,物资不够,她就掐草叶吃、找虫子吃,把所有的药品和干粮都留给我——有一次,她差点陷到沼泽里,眼看着泥沙一点点淹没她的身体,她想到的第一件事,竟然是从怀里取出一份用防水布包得好好的干粮,用尽全身力气丢给我,流着泪说,‘少爷,活下去’。”

   厉雷的声音停顿了很久。

   夏绫也陪着他一起岑寂。她的心里很难受,说不清是为厉雷、为苏棠还是为自己,如果,一个女人这样舍生忘死地对待一个男人,那个男人又怎么会不感动呢?在他生命垂危的时刻,是苏棠陪伴在他身边……

   而她夏绫,还有什么资格斥责他和苏棠在一起?

   “所以,你留着她,和她的孩子?”她轻声问。

   厉雷微微闭上眼睛,许久,才睁开:“小绫,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一切,你答应我,不要对任何人说,好吗?”

   夏绫问:“为什么?”

   “因为,那涉及一个女人的尊严。”

   “苏棠?”她轻声问。

   “是。”他答。

   夏绫也沉默了,片刻后,轻声说:“你大可以不用告诉我。”知道了苏棠和他的那些事又如何?让她心软,然后二女共事一夫?

   “厉雷,我承认你们之间的这些故事很感人,我也很……”她也很自责,在他最危难的关头没能陪在他身边,可是,“你已经有苏棠和厉睿了,我也有绍辉和我的事业,这大概就是命吧,错过的,终究是错过。”

   她说着,转头就要离开。

   厉雷拉住她:“小绫!”很痛苦的、如负伤野兽般的声音。

   夏绫强忍着不回头。

   他一下子从身后抱住她:“求你了,听完这最后一段好不好?我欠你一个完整的解释,是我欠你的!听完之后,要杀要剐都随便你!”

   她还是不说话,身体在微微发抖。

   厉雷唯恐她逃脱,赶紧说下去:“当时在原始丛林,迷路了,物资也渐渐耗尽,我的伤势越来越严重。苏棠害怕我死掉,每天都像是发了疯一样给我搜集吃的、草药,可是情况依然没有好转。

   “后来,路过一个小部落。

   “苏棠进去偷食物,被抓住了,然后是……”

   他花了很长的时间,很艰难地,才把那个词说出来:“****。”

   “什么?!”夏绫不可置信,霍然转头,望着他。

   “没错,苏棠为了给我找吃的,被人****了。”厉雷说,“整整一个部落,十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……我躺在担架上,草丛里,听见那些男人放肆的笑声和苏棠的哭喊。她是那么优雅和讲究的女孩子,平时走在路上,被路人用猥琐的目光打量一眼都不高兴,不要说遭到这样的羞辱……

   “我以为,她会死。

   “以她的烈性,在被野蛮人碰触的一瞬间就会自杀,避免受辱。

   “可是她没有,她硬生生地忍受了一天一夜……然后,光着身子、一丝不挂又浑身是血地活着回来了。她的身上是各种各样的伤痕,那是被虐待和凌、辱的痕迹……

   “她回来的第一时间,顾不得处理自己身上那么恐怖的伤口,而是先把从部落里头来的食物和草药喂给我,然后,才一个人躲开,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地哭……

   “再出现时,她已经穿上了用树叶编织的简单衣服,继续拖着我,若无其事地往前走。我们足足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,才走出那片茂密的原始丛林。她瘦得脱了形,获救的第一时间就晕了过去。

   “医院里,他们抢救了我足足一个星期,抢救了苏棠足足十来天。

   “苏棠醒过来,第一件事就是问我怎么样了?得知我脱离危险,她这才长长舒了口气。当天下午,围着她的医护人员和探病人员都散去,她趁着没人,偷偷拿了把剪刀,就朝自己的心口刺去。幸亏,也是巧,被一个路过的护士救了,才没死成,鲜血流了一地……

   “我闻讯赶去,问她是何苦?

   “她一开始不说话,后来,被我问得急了,才说,‘少爷,您活下来了,苏棠的使命就完成了’。我忽然明白过来,她还是耿耿于怀被****那件事,也许那个时候她就想死了,如果那个时候死了,她根本不会受辱……

   “可是,当时,为了救我,她选择了忍。忍着被那些畜生****和羞辱,然后把我活着救回来……

   “使命完成了,她就想要去死了。”

   夏绫听得惊心动魄,好半晌,回不过神来。她没想到苏棠对厉雷的感情竟然是这样深,这样决绝,飞蛾扑火,义无反顾。鲍鱼vip